列印

[心得] 「九菜」遇見「九年」阿潘

「九菜」遇見「九年」阿潘

我是「九菜」,遇見睽違已「九」的阿潘。
音樂會前,我刻意避開阿潘的宣傳,EP也在KKBOX上略聽二輪就擱置,就是希望在演唱會上以新的心情聆聽新的阿潘。
下班後趕赴Legacy途中少了以前的雀躍,反而有了探訪老朋友的輕鬆,期待這位故友會分享生命中哪些值得收藏的片刻。
然後我看見令我耳目一新的潘裕文!
是「釋放」與「接納自我」後的潘裕文!
肢體更放鬆,老僵在腰側的右手幻化姿勢,秀出美手;身體隨音樂的隨興律動,甩頭、轉圈、和台上的band互動,在在顯出他的從容了。
阿潘talking時冷場少了,即使緊張也不再那麼容易感覺得出來,與觀眾的互動,惡魔角不再掩藏,隨心的說話而不是再要求某種「效果」或「流程」,「笑果」反而更佳。就是要輕鬆聊才能拉近和觀眾的距離啊!尤其是整蠱似的捉弄觀眾的「棒棒棒」,節奏也不挑簡單點的,大家起初都被整懵了,這人真的是潘裕文嗎?當看到新菜也被你逗得哈哈大笑時,我替你按讚,因為你點亮了在舞台上釋放真性情自己的技能了。
阿潘在非自身歌曲的挑選上,除了小宇的〈海〉,還有一首郭頂的〈淒美地〉,繞開了往常反覆選擇的歌手,顯現聽覺上的開拓我很驚喜。身為聽眾,便可對未來期待更多可能性。
阿潘聲音更穩了,以前想駕馭卻駕馭不了或硬著頭皮唱的感覺都消失了,聲音裡的自信實現了我當時夢想:如果阿潘聲音更扎實會更棒的想像,所以「近在眼前」和「我和你從未分手」的清唱也能駕馭自如時,我知道你又往前邁了一步。「好」時副歌的低吟,「九年」副歌的透亮,令我起雞皮疙瘩,想起第一次聽你唱現場時的直擊心扉。事隔多年,仍想說:這聲音我真的喜歡。
阿潘的淚令我百感交集,以往只要哽咽,氣息便會不穩,如今光聽聲音卻察覺不出了,這值得一喜。很「矜」的阿潘,很慢熟的阿潘,總希望呈現完美一面的阿潘,往日即使稍微哽咽也有些微不好意思的阿潘,突然的崩潰令大家著慌,看著啜泣不已的他,腦中閃過一路走過的希望、失望、璀璨、掙扎、絕望、開心、嘗試、沮喪與堅持,雲泥皆淌過一回,心中滿溢的滋味,在他斷斷續續毫無修飾的言語中,我彷彿得窺一角。但我想,「如果你能預知 這條路的陷阱,我想你 依然錯得很過癮」,不妨也謝謝那個一路陪你到這裡的頑固的、純粹的自己。
阿潘,千言萬語只一句:你繼續唱,我們繼續聽,在藍天白雲下,在一畦綠草上,在吵嚷街道旁,在滿天繁星中,在萬燈聚集時。然後呢?一起走吧!下一個「九年」。
因為上班,無法提前和「九菜」聚會,但結束後到處寒暄、話說當年勇的滔滔不絕,我很懷念,我真的感謝阿潘讓我結識五湖四海的菜菜們,在你蟄伏的日子裡,呼朋引伴出門耍樂,必要時相互扶持,人與人才是最珍貴的財富。
林冰 (Lin Ice) 潘曉白 (Peter Xiao Bai) Chia Ling
#認識菜菜是最大的收穫
#新菜多男菜多超棒的
#煥然一新的潘裕文的空想夜車出發了
#菜菜真的不吃阿潘和女藝人的醋


   給這篇貼子一個讚!

TOP

[隨機主題] 【2013/04/15 阿潘新聞】